特校教师叶蕾:快乐是最好的能量

珠海市特殊教育学校启智五(3)班班主任  叶蕾

对叶蕾的采访在是在一种匆忙的氛围中展开的,因为她的时间太满了。她担任了生活适应、唱游、糕点制作三门课的授课教师,同时作为一名班主任,她除了要完成规定的教学工作外,与学生家长的沟通交流也是她工作中很重要的一部分。可尽管如此,刚结束完课时坐我面前的叶蕾仍旧笑得一脸灿烂灵动。这让人不由想到,好的老师,除了应该充满智慧、温情外,更应该给人带去快乐的能量。

不变的梦想

2012年7月,叶蕾从星海音乐学院毕业。一心想当老师的她,开始参加教师招聘考试,最终她幸运地通过了珠海的考试,并被分配到珠海市特殊教育学校,从此与特校结下了奇妙的缘分。“这真的是一种缘分,我之前并不知道珠海有这样一所学校,对特殊教育这方面的内容也没有了解。”而正是因此,叶蕾一进入特校后,就开始了比其他老师更认真的学习,“那会儿刚毕业,学生的那股拼劲儿还在,不想适应过程拉得太长,影响正常的教学进度。在这过程中,同事们都很热心,会给我一些很有指导性的建议,帮我找原因找方法,各个击破,工作也渐入状态。”

叶蕾从小的梦想是成为音乐家,从四五岁时就开始学习钢琴,后来也顺理成章地考了星海音乐学院。一路走来,她关于音乐的梦想从未改变。“在梦想这件事上,我倒是从一而终的,现在虽然当不了音乐家,当音乐老师也算是还在音乐道路上。”叶蕾不无调侃地笑道:“当音乐家的梦想家破碎后,就还想着怎么样去影响更多的人,后来发现教师这个职业好像还蛮符合的,所以就打定主意当老师了。”环顾四周孩子们嘈杂的欢闹声,叶蕾脸上满身笑意,“其实这些孩子都特别单纯特别可爱,有时跟他们相处,我会觉得自己是幸运的。”

从唱游课教室门口经过,总能听到一串串快乐的音符

叶蕾理想中的音乐课是给学生带去审美,让学生运用掌握的乐感去感受美、发现美、创造美,在提高审美能力的同时又可激发内在动力去投入文化课的学习中,两者相辅相成。“曾经我一直是这么认为的,但后来发现,对于成长中的孩子来说,快乐才是第一位的。”在特校里,音乐不仅是节奏、韵律,更是一座桥梁、一种游戏,而且对孩子们的康复会产生一定的积极意义。“音乐可以增加小朋友们的交流,特别是自闭症的小朋友,有些自闭症家长可能想跟孩子交流,但无从下手,借助音乐可以增加孩子的眼神交流和肢体活动,所以现在特校孩子的家长基本都是有一定音乐基础的。而且,音乐如果跟肢体的搭配律动协调起来的话,还可以让小朋友们比较开心地完成一些康复动作。”也因此,叶蕾的唱游课教室是学生们最爱去的一个地方,每每从那门口经过,总能听到一串串快乐的音符从里面传出来,虽然参差不齐、无法连贯,但仍让人心生欣慰。

唱游课日常教学情景

雀跃的希望

叶蕾作为珠海特校最受学生欢迎的老师之一,除了要归功于唱游课的魅力外,她还有另一大杀手锏就是糕点课。“做糕点,之前是我自己的一个兴趣爱好,只是在业余时间做些小点心给家人朋友分享。后来学校开设了糕点制作的课程,又提供了平台让我接受更专业的培训。在校领导的支持下,我很顺利地完成了系统、专业的学习,于是就向学校申请担任糕点制作的授课教师,这让我把兴趣爱好变成了自己职业的一部分。”叶蕾的糕点课分两种,一种是从六年级到九年级的兴趣爱好班,另一种是面对高年级的职高班。“兴趣爱好班,主要就是带着学生去做,让他们体验有东西、有成品出来的成就感;但如果是职高班,因为考虑到未来就业的可能性,所以就必须非常严格,从讲卫生、制作流程到要注意的安全事项,所有细节都必须非常系统地去学习。”

叶蕾正在教学生做糕点

在叶蕾看来,糕点课能够极大地调动学生们的积极性,并且最大化他们的创造力。“现在很多小朋友自己做完后,都会带回家给爸爸妈妈吃。而且糕点课还有一个特别好的地方就是,它教会小朋友们学会了分享,他们会把自己的劳动成果分享给自己喜欢的人吃,这也是让他们自己很高兴的地方。”五年的教学历程下来,叶蕾总会为孩子们的点滴进步而兴奋雀跃,“走在学校,听到学生喊‘老师好’的时候;在课堂上,学生跃跃欲试地说‘老师,我会!我会!’的时候……这些都是让我感觉无比激动和自豪的时刻。”

生动的教学,快乐的课堂

叶蕾表示,在教学之余,学校也会经常组织老师去各地特教机构或学校参观考察,这让她对珠海特校的实力及现状有了更清晰的认知,“我觉得我们学校老师的精神面貌是最好的,师资队伍也都很专业、年轻化,即使是年长的老师,也非常有活力。从我进校开始,学校一直在变得越来越好。”在闲暇时间,叶蕾也跟许多年轻人一样喜欢美食、旅行,到了寒暑假更是会满世界跑,“喜欢旅行当中可以成为不同角色的感觉,我想只有自己真正快乐,你才能给别人带去快乐,这也是我排解工作压力的一个方式吧,它可以给我后续的工作带来满满的能量。”

 

《专筑》39期·2017年7月